推薦期刊
在線客服

咨詢客服 咨詢客服

客服電話:400-7890626

咨詢郵箱:[email protected]

政法論文

保理合同糾紛在司法實踐中的問題分析

時間:2019年06月12日 所屬分類:政法論文 點擊次數:

摘要:當前我國保理業處于快速發展時期,但同時暴露出許多問題,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規范性文件對其進行約束,這就造成了各地法院在審理保理合同糾紛案件過程中裁判依據缺失,裁判隨機性很大,甚至就同類爭議不同法院作出了截然相反的裁判。管轄權、債權轉讓和

  摘要:當前我國保理業處于快速發展時期,但同時暴露出許多問題,主要原因在于缺乏規范性文件對其進行約束,這就造成了各地法院在審理保理合同糾紛案件過程中裁判依據缺失,裁判隨機性很大,甚至就同類爭議不同法院作出了截然相反的裁判。管轄權、債權轉讓和案由等問題是保理合同糾紛司法裁判中的常見問題。

  關鍵詞:保理合同糾紛,司法裁判,債權轉讓

西南金融

  一、案由的缺失

  我國并沒有法律或者司法解釋對保理合同糾紛規定專門的案由,因此造成了保理合同糾紛的案由隨機性較大,各法院未能形成統一的意見。筆者統計了2015年至2017年全國范圍內高院以上的53個案件,其中以“合同糾紛”作為案由的有23件,以“保理合同糾紛”作為案由的有12件,以“金融借款合同糾紛”作為案由的有12件,“借款合同糾紛”3件,剩余的案由包括“其他合同糾紛”“票據糾紛”等。

  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主要有兩種,一方面,由于并沒有規范性文件對于保理合同糾紛案由進行規定,因此各個法院依照自己對案件的理解確定了案由;另一方面,保理合同本身就是一個較易混淆的法律概念,任何一個保理合同糾紛必然存在一個基礎合同關系,然后將債權轉化成保理合同關系。

  “我國的國內保理業務尚處于起步發展階段,并沒有針對保理合同的專門法律法規,如果認為國內保理業務屬于擔保融資行為,則應該適用合同法借款合同部分的條款;如果認為債權轉讓是基礎關系,則應該適用合同法關于合同權利義務的條款;如果認為保理合同是種全新的無名合同,則應該適用合同法總則部分條款。”①因此無論定性為“合同糾紛”或者“金融借款合同糾紛”都有其道理,但又都不能準確描述保理合同糾紛。實踐中一些法院直接將其定為“保理合同糾紛”,這樣又缺乏相關法律或者司法解釋的支持。

  二、管轄權問題

  《民事訴訟法》第三十四條規定:“合同或者其他財產權益糾紛的當事人可以書面協議選擇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簽訂地、原告住所地、標的物所在地等與爭議有實際聯系的地點的人民法院管轄,但不得違反本法對級別管轄和專屬管轄的規定。”保理合同中的協議管轄一直是保理合同糾紛中管轄權異議的主要問題。保理合同由兩部分構成,由保理和應收賬款兩部分組成。因此債權人與保理商的協議管轄是否對債務人具有約束力是這個問題的焦點。最高院認為,債權轉讓通知到達債務人之后,債務人如果沒有異議,保理合同中的協議管轄的約定對債務人產生約束力。

  但如果債權轉讓沒有通知債務人,此時保理合同中的協議管轄不對債務人產生約束力。一些法院則認為“保理商向債權人、債務人及擔保人一并主張權利的,應當根據債權人與債務人之間的基礎合同確定管轄。

  保理商、債權人與債務人另有管轄約定的,按照其約定確定管轄。”[1]這兩種觀點的最大差異在于是否增加了債務人的義務,依照最高院的觀點,如果保理合同對債務人產生約束力,實際上是增加了債務人的義務。因此也有人提出保理商、債券人與債務人皆應受到應收賬款合同的約束,因為保理商在接受應收賬款轉讓時,應盡到對該合同的審查義務,視為其接受該合同的法定管轄或約定管轄,這樣就不會使債務人產生新的義務。這幾種觀點各有道理,但是目前尚缺乏明確的司法解釋對其進行規范。

  三、應收賬款的范圍

  應收賬款最初是一個會計學上的概念,此后法學上的應收賬款對其進行了借鑒。但我國并沒有明確規定何為“應收賬款”,通過對《應收賬款質押登記辦法》分析可以得出,應收賬款主要是依據合同產生的金錢債權,以及某些依據法律部法規而生的收益請求權,主要是為了實現合同權利。[2]司法實踐中應收賬款所出現的問題主要有兩個,其一是基于虛假的應收賬款而產生的保理合同效力的問題,其二是對于未來應收賬款的效力問題。

  對于基于虛假應收賬款而形成的保理合同,對于其效力認定,司法實踐中存在著不同的觀點。江西省高院在(2014)贛民二終字第32號民事判決書中認為此種情形下保理合同無效,而江蘇省高院則認為“盡管債權人存在虛偽意思表示,但作為保理合同另一方的保理商如果無通謀意思表示,則不應以此為由認定保理合同無效。”[3]江西省高院認定保理合同無效的依據是,在應收賬款并不存在的情況下,保理合同也就失去了事實基礎,因此無效。

  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關于合同無效的規定,有五種情形可以認定合同無效。在保理業務中,常出現的是第三款即“惡意串通,損害國家、集體或第三人利益”,如果債權人和債務人惡意串通,欺騙保理商,可以認定合同無效。而債權人虛構或偽造債權,損害保理商利益,則只能屬于可撤銷合同,不能因為基礎合同問題而認定保理合同無效。但也有觀點認為,無論基礎合同是否有效,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均不對保理合同的效力產生影響。

  我國目前尚未對未來應收賬款的轉讓作出專門規定,盡管說英美法系國家以及德國、日本等均已承認未來應收帳轉讓的效力。但如果認可未來應收賬款讓與的效力,將大大增加應收賬款讓與的復雜性,這對交易產生了很多不確定性。如果未來應收賬款禁止轉讓,那么是否會影響保理合同的效力。銀監會頒布的《商業銀行保理業務暫行辦法》對未來應收賬款的轉讓進行了一定限制,但這并不一定使合同無效,同樣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違反行政規章并不會使合同無效。因此基于真實的未來應收賬款轉讓而產生的保理合同,應當認定為有效合同。

  四、應收賬款轉讓通知的效力

  “保理業務是指保理商以受讓供應商因銷售商品、提供服務或租賃資產等而產生的應收賬款為前提,為供應商提供的集應收賬款融資、銷售分戶賬管理、賬款催收和買方付款擔保于一體的綜合性金融服務。”[4]保理合同的簽訂,必然有債權人將應收賬款轉讓給保理商的過程,而債權讓與通知決定了債權轉讓是否產生效力。《合同法》第八十條:“債權人轉讓權利的,應當通知債務人。未經通知,該轉讓對債務人不發生效力。債權人轉讓權利的通知不得撤銷,但經受讓人同意的除外”。

  這里存在的問題在于保理商作為受讓人對債務人的債權轉讓通知是否有效。一些學者認為,無論是債權人還是受讓人,對于債務人的通知只要能夠到達債務人,那么都是有效的。如果受讓人對于債務人的債權讓與通知無效,那么很可能會損害到其利益,即債權人與債務人串通,債權人并不通知債務人已將債權轉讓。

  除此之外,無論債權人或者保理商有沒有將債權的轉讓通知債務人,都不會影響保理合同的效力。但已有司法實踐中存在著債權轉讓通知未到達受讓人,因此保理合同被認定無效的先例。但根據《合同法》第八十條的規定,債權轉讓未通知債務人,該轉讓只是不對債務人產生效力,債權人所提供的債權是真實有效的,那么保理合同同樣有效。

  參考文獻:

  [1]李超.保理合同糾紛裁判規則與典型案例[M].北京:中國法制出版社,2017.

  [2]李珂麗.國際保理法律機制研究[M].北京:知識產權出版社,2014:90.

  [3]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民二庭課題組.國內保理糾紛相關審判實務問題研究[J].法律適用,2015(10).

  [4]許荻迪.新常態下我國商業保理行業發展戰略研究[J].西南金融,2017(7).

  經濟方向論文投稿期刊:西南金融面向金融機構廣大干部職工,政府有關部門、科研部門、企事業單位管理和財務人員、財經院校師生和廣大財經工作者。

  

热血传奇私服下载